中国企业联合会
中国商业协会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画展信息 >> 正文

从火热趋向稳定,各国藏家涌动:首尔弗里兹提振韩国艺术市场地位

企业报道  2023-09-11 10:08:25 阅读:1322

2.png

  得益于首届首尔弗里兹艺博会(Frieze Seoul)的举办和韩国较早解除的出入境限制,2022年韩国艺术市场成交额创下历史新高。与此同时,以香港为代表的亚洲各大艺术中心也在寻求恢复昔日的市场地位。艺术经销商们希望,围绕首尔弗里兹艺博会和KIAF国际艺术博览会·艺术首尔(Kiaf SEOUL)的九月艺术周能够带来亟需的推动力。

  “疫情时代过于火热的艺术市场正在回落,变得更加稳定,”苏富比南韩董事总经理尹裕善(Jane Yoon)表示,“客户相较于过去两年更加谨慎,而韩国市场的买家数量明显比以往更多。疫情之前的藏家只有极少数,但现在相当多的人有兴趣购买艺术品。艺术市场正在趋于大众化。”今年9月底,苏富比首尔空间即将揭幕,进驻坐落于汉南洞繁华街区Hannam Hwawon大楼内总面积约达150平方米的空间,近五年以来,竞投苏富比全球拍卖的韩国竞拍者逐年增加,根据苏富比官方报告显示,从2020年至今,近四分之三的韩国买家为首次于苏富比购藏。

  2023年9月6日至9月9日,第二届首尔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在COEX会展中心举行,与KIAF国际艺术博览会·艺术首尔(Kiaf SEOUL)同期举行,共120余家画廊参展,以本地参展商为核心,展示来自亚洲各地的艺术作品,博览会期间,电影、论坛和音乐等多个策划项目亦同期进行。

  主展单元(Main Section)共89家画廊参展,参展画廊既包括白立方、高古轩、卓纳画廊、豪瑟沃斯、佩斯画廊等国际一线画廊,亦以亚洲画廊为核心,包括Kukje画廊(首尔、釜山)、Take Ninagawa(东京)、Taro Nasu(东京)、Taka Ishii画廊(东京、京都、前桥)等众多连续第二次参展的画廊。同时,来自上海的天线空间、在约翰内斯堡、开普敦、伦敦设有空间的Goodman Gallery、来自胡志明市的Galerie Quynh等八家画廊首次参展。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Master)扩展至20余家画廊参与,展示早期大师直至20世纪末的作品。关注亚洲(Focus Asia)单元继续回归,呈现于2011年或之后成立的亚洲画廊的艺术家个展。博览会开幕首日人潮涌动,多位画廊主都表示,今年贵宾日的销售情况好于去年。

  位于格拉斯哥的The Modern Institute画廊的负责人安德鲁·汉密尔顿(Andrew Hamilton)说:“今年的展会比去年更拥挤,美国人也更多。”事实上,由于与纽约军械库艺博会(最近被Frieze收购)的日期冲突,人们对美国的收藏家是否会来首尔参加艺博会产生了怀疑。不过,约十个美国博物馆团体(包括巴斯艺术博物馆、迈阿密佩雷斯艺术博物馆、洛杉矶艺术博物馆、阿斯彭美术馆和迪亚艺术基金会)以及美国私人收藏家的出席平息了人们的疑虑。共近40个博物馆团体参加了展会,其中包括东京森美术馆、奥克兰美术馆、香港M+与深圳坪山美术馆。出席展会的欧洲著名收藏家还包括发起并赞助建设卢玛·阿尔勒艺术中心(Luma Arles)的玛雅·霍夫曼(Maja Hoffmann)。

  在许多展位上都能听到普通话,来自台湾、香港和东南亚的华人是现场观众的重要组成部分,与2022年相比,展会更大的变化或许是中国藏家的回归。

  上海Gallery Vacancy的创始人禚宇祥(Lucien Tso)表示,比利时艺术家彼得·詹奈斯(Pieter Jennes)的作品在展位上一售而空,艺术家明亮的油画售价约为3万美元。这两件作品都暗指1932年安特卫普马戏团的一场大火。禚宇祥认为,首尔弗里兹与军械库艺博会的日期冲突影响不大,因为两场艺博会都是区域性的,他补充说,艺博会开幕首日他遇到了来自台湾、韩国、中国大陆、泰国和加拿大的藏家。

  首次参展的天线空间与Project Native Informant呈现联合展位,展出了艺术家关小和Owen Fu的作品。在这次的作品展示中,Owen Fu的作品呈现出从更偏向于西方艺术的笔触和表达到颇具东方韵味和质感的视觉效果,展现了艺术家创作上微妙的转变和交融。

  来自上海的BANK画廊通过一系列艺术家作品展现跨越代际的观察,在展位呈现了唐宋的大尺幅抽象绘画、郑庆和(Ching Ho Cheng)的两幅“撕扯系列”画作、两位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酷儿艺术家博尼·拉米雷斯(Bony Ramirez)以及耿旖旎的创作、陆扬的游戏视频装置《器世界骑士》等作品。

  来自伦敦的Josh Lilley gallery在展位呈现的艺术家汤姆·安霍尔特(Tom Anholt)的全部15幅作品销售一空,被出售给了来自香港、新加坡和韩国的买家。画廊总监约瑟夫·哈里森·戴维斯(Joseph Harrison Davies)说,画廊优先考虑来自亚洲的买家。Josh Lilley gallery还参加了今年1月在新加坡举办的首届Art SG新加坡艺术博览会。但戴维斯说,首尔的销售额远远超过了新加坡。

  豪瑟沃斯画廊在VIP首日以97.5万美元将拉希德·约翰逊(Rashid Johnson)一幅创作于今年的油画卖给了一个“亚洲私人收藏”。里森画廊以5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一幅2004年斯坦利·惠特尼(Stanley Whitney)的画作,瑞安·甘德(Ryan Gander)由古镜和大理石树脂组成的作品以7.5万英镑的价格成交。Thaddaeus Ropac本月将其首尔画廊的规模扩大了一倍,它以19万美元的价格将一件李昢创作于今年的珍珠母新作卖给了一位日本私人收藏家,还以37.5万欧元的价格售出了两件丹尼尔·里希特(Daniel Richter)的画作,其中一件卖给了一位中国藏家,另一件卖给了一位韩国藏家。

  立木画廊在展位重点呈现了徐道获、李昢、成能庆等具有历史意义的韩国艺术家的作品,以及即将在画廊首尔空间举办个展的国际艺术家Loriel Beltrán和David Salle的作品。首尔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 Seoul)首席主管Emma Son表示:“去年,疫情限制了各国尤其中国藏家的跨国互动与交流,但如今限制已经解除,韩国将迎来亚洲许多主要藏家的访问。”虽然与去年相比,首尔的扩张进度有所放缓,但Son表示,“人们的兴趣仍然很高。”除了开放完整设施,“海外画廊将继续在韩国寻求代理”。

  韩国的藏家基础和相对便利的运营条件促使许多国际蓝筹画廊在首尔建立永久性空间。白立方画廊9月5日在首尔的全新空间揭幕,开幕首展“具身精神”(The Embodied Spirit)由白立方全球艺术总监苏珊·梅 (Susan May) 策划,汇集克里丝汀·艾珠(Christine Ay Tjoe)和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绘画作品,以及伯林德·代·布鲁克尔(Berlinde de Bruyckere)、卡塔琳娜·弗里奇(Katharina Fritsch)和玛格丽特·玗牡(Marguerite Humea)的雕塑创作。翠西·艾敏的霓虹灯作品《Open me again》(2008)以及玛格丽特·玗牡的一件雕塑新作亦为本次白立方在首尔弗里兹的重点呈现。

  据官方数据显示,截至贵宾日结束时,还没有七位数的作品售出,尽管去年有少数画廊在博览会第二天就售出了超过100万美元的作品。今年在这一价格范围内的作品包括佩斯画廊“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考尔德移动装置,以及Robilant + Voena Gallery标价360万美元的杰夫·昆斯2004年创作的雕塑《Gazing Ball》。这也许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在去年的弗里兹首尔展会上,许多艺廊负责人都表作品能卖到10万至20万美元之间,而50万美元以上的作品则很难卖出。

  在某些展位上,还可以看到销售下滑的迹象。常青画廊的负责人Salomé Zelic说:“人们肯定在谈论市场放缓”。截至预展日下午7点,该画廊尚未售出任何作品。她说:“通常我们的客户都是难以被影响的高净值人群,但有趣的是,这种下滑似乎正在发生效应。”

  今年,参加KIAF国际艺术博览会·艺术首尔的画廊数量大幅增加了约33%,参展商超过210家。其中大部分是韩国画廊,包括韩国最大的一些画廊,如同时参加了首尔弗里兹和KIAF的Kukje画廊,该画廊在KIAF的贵宾日售出了许多最昂贵的作品,包括乌戈·罗迪纳(Ugo Rondinone)的雕塑,成交价在5万至9万美元之间。

  位于首尔的经销商杰森·哈姆(Jason Haam)表示:“我们现在正进入韩国艺术市场的第二阶段。”去年,哈姆是少数同时参加首尔弗里兹和KIAF的韩国画廊之一。今年,他只参加了首尔弗里兹,因为他觉得同时参加两个博览会并在自己的画廊举办展览“太累了”。虽然哈姆承认今年年初的销售有所下滑,但他说“到7月份就好了”,至少对他的藏家来说,这主要是由于“心理恐惧”,而不是“财富的真正减少”。撇开经济因素不谈,他补充说,最有希望的不是“市场的实质性增长”,而是质量水平的提高。“城市里有十几家画廊正在开张,它们都在走向专业化。画廊现在全年都会举办重要的展览,而不是只举办一次。这让人很放心”。

  640-14Jason Haam画廊展位在首尔弗里兹艺博会现场,2023年 图片来源:Jason Haam

  万亿韩元的市场据韩国艺术管理服务机构(Kams)统计,2022年的艺术品市场总额为1万亿韩元(约合7.82亿美元),比2021年的7563亿韩元增长了32.2%。今年上半年的拍卖市场规模为800亿韩元,比2022年下半年的888亿韩元下降了9.9%,比2022年上半年的1450亿韩元下降了44.8%。Kams发现,高端作品的销售尤其受到影响,原因可能是利率上升。

  “市场规模已经恢复到疫情之前,”韩国拍卖行K Auction首席执行官都贤顺(Hyunsoon Do)补充,“韩国艺术市场单薄,非常不稳定,涨跌都很剧烈。”“但是也很容易找到底线,在全球艺术市场持续缩水的同时,韩国被认为已经止跌并触底。”都贤顺表示韩国对通货膨胀的管理相对较好,其央行基准利率目前低于美国。

  “国家暂时没有提高基准利率的计划,我们预计这一数值未来将走低,资产价格将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上升,这对艺术市场自然又是一个利好消息。从明年甚至下半年开始,韩国市场会再次进入攀升阶段。”

  在经济低迷时期,作为投资的艺术品仍在韩国受到热捧,艺术品小额投资的吸引力也在不断扩大。一家名为Yeolmae的分拆公司在2020年至2022年间购买了4000亿韩元的作品,并转售了2000亿韩元的股票。尹裕善认为随着市场衰退,纯粹的投机性买家已经退出,但年轻的收藏家对投资和审美的认识依然不减。首尔拍卖(Seoul Auction)的艺术品专家郑大志(Tachee Joung) 认为,“价格大幅上涨的年轻艺术家市场受到的冲击最大。蓝筹股成为维持当前市场的底线,古董艺术品和朝鲜绘画交易量正在逐步增长。”

  苏富比南韩董事总经理尹裕善认为:“我们不能忽视香港巴塞尔艺术展。首尔弗里兹艺博会的运作水平与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相同,它正在将韩国打造成为另一个国际艺术平台。”即使部分销售额回流到香港和其它艺术中心,韩国藏家也是亚洲最大的当代艺术消费者,“他们是亚洲当代艺术市场中最成熟的藏家,在拍卖会上也是如此”。

  “50岁以下的收藏家约占成交量的80%,”尹裕善认为,“通过首尔弗里兹艺术博览会,韩国艺术市场的可进入性不断提高,这将在未来一年和未来数年内使情况有所改善。”(来源:艺术新闻)


更多专题